2014年5月17日 星期六

續Day6 ~ 婚介修道院+久等過境

中午時段,又到開餐的時候。我們安排在河邊的一間簡陋的小屋落車(其實好似一個貸櫃),然後在屋後的花園吃午餐。他們仍然用劈柴燒火的方法煮食,有一個中國式的洗手間(即是一個無底深洞),相信我們的到訪會為他們帶來不錯的收入。雖然生活條件並不是很豐富,但準備的食物一點也不馬虎。

哇! 我死啦! 太陽很猛烈啊! 我無可能晒住食呀! 又很難向人解釋自己不能晒的原因。幸好有一個樹蔭位,真是特別為我而設。就算平時喜歡晒太陽的老外都受不了,紛紛披上頭巾。
所有食具都很乾淨,食物的質素也很好,有熱騰騰的燒雞,一定是自家養的走地雞。只是有時有幾隻蒼蠅飛來。


食完飯,就出發去最後一個參觀點--Akhtala fortress Monastery。由於看過太多教堂和修道院,就算怎樣好記性都很難把它們的名字記下來,唯有找出它們的特徵,自己為它改一個新的名字--婚介修道院。

經過一個堡壘的入口,就會看到一對介子,原來有很多人在這裡結婚行禮,所以後來加了這個藝術品。我覺得非常有意思,穿越婚介,步進教堂,展開人生的另一頁。

教堂內部的壁畫由於缺乏資金導致日久失修,有些已經脫落,或變得模湖不清了,但相比之前兩間雙妹嘜修道院已經好好多了。最高圓頂已經嚴重損壞,應該是聖母抱著聖嬰耶穌。

"婚介修道院"建於13世紀左右,Akhtala雖是當地的地名,詞源被認為是突厥語,意思是白色林間空地。

      四周的山頭都被開挖銅礦。

來到Akhtala已經非常接近格魯吉亞的邊境了。到了關口,心情有點緊張,幸好我的導遊小姐陪足全程。這裡除了我們之外,另有一大群伊朗人,他們原來是跟團去格魯吉亞的。他們都要辦簽證,但只有兩個關員辦理。

終於輪到我們,由於我們拿著的"特衰護照"又要等一大輪,當然是等高大威猛的關員哥哥打電話問上司,這本是什麼護照啦!


等到上司確認話無問題,可以辦理落地簽證。但又要等前面的伊朗團。等等下,我地發覺唔對路,那位叫名的小姐原來是他們的導遊,手上拿著一大疊護照,她逐個幫佢地填表,然後逐個叫名去櫃台俾錢,仲要用美錢俾,又要花多一D時間。

我地的導遊姐姐於是幫我地問個關員,可否讓我們填張表格,然後去俾錢。我地一早已經唱定格魯吉亞貸幣,所以好快就辦理好這個部分。唔好以為完,這個關員只係好似銀行的職員,同張四分之一的A4張,印張嘢證明你俾左錢,單次出入境visa $50Gel(約HK250)。

然後又再去排另外一條隊,關員不停翻開本護照,好似驗屍一樣,望下你個樣,再叫你問住一個鏡頭,拍下你的樣,真係好似怕你係偷渡者或者係恐怖份子。最後當然出了張簽證貼在護照上。當聽到"chop"的一聲,真係要謝天謝地。最後,就是張行李過scanner。整個過程可見他們的辦事效率有幾高,時間對於他們來說,不是一個問題。而且他們做事係唔會變通,一成不變。

三個人中,我是第一個過度關,最後一個是導遊姐姐。等他們的時間,有個伊朗的女仔跟我吹水,見佢最多都是廿歲,原來已經結左婚。我地急急腳要走了,就交換了email及電話號碼。她的家人讓送了張伊朗的紙幣俾我,都算係一個過境的意外收穫。

上到旅遊巴,就當然要向所有團友仔"沙冧",等左我地成個鐘有多。我show左張伊朗紙幣,他們話只係值US$1。哈哈哈!!!

過了海關,再坐一個小時車程就到格魯吉亞的首都--第比利斯(Tbilisi)。在車上剛好到了一個美麗的落霞,到達時已經九時多了,旅遊巴在Freedom Square放底左大多數的旅客,最後就到了我們住的hostel。

我們快快手辦理好入住手續,然後確認一下明天的行程,就出去醫肚了,幸好附近有間找換店,否則真係唔夠錢用。我地住係Tbilisi舊城區內,非常熱鬧,周圍都係食店,有好多酒吧,好似去左西歐的城市。




 

2 則留言:

  1. The wall painting in the church is beautiful although the appearance outside is not so beautiful.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哈哈! 每人喜歡的角度都唔同,我同你剛好相反

      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