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22日 星期四

和受恩教士

前陣子,教會的傳道人介紹了和受恩教士,令我再一次在書櫃中翻閱有關和姊妹的故事,實在有很多片段令人深受激勵。  

和受恩(Margaret. E. Barber)是個很陌生的名字,不只在世界裏,就是在基督徒中間,也是很陌生的,有人也許會發現,她的名字曾出現於英文本的「荒漠甘泉」裏,只此而已。她是英國人,但是世界名人錄(Who's Who)裏找不到她。她是個傳教士,但是她不像李文斯敦、戴德生等,留下一些轟轟烈烈的事蹟。她工作的範圍不大,也許僅限於中國一角的荒僻鄉村,不像約翰衛斯理能說:「全世界是我的牧區。」她寫詩,但是不像查理衛斯理、以撒華滋等人的詩歌,幾乎見於每一基督徒歌本詩集。她愛主,屬靈生命成熟,但是不像陶勒、蓋恩夫人、慕安得烈等有許多著作留傳後代。


由於大家以為她年紀老了,都尊稱她為『和師姑』,但她不肯接受,說:『我們在主裏,不管年長、年幼,都是一樣的。年日在主裏算,沒有甚麼差別,你們叫我受恩姊妹好了。』 
有一次有人問她:「作工的條件是甚麼?」她回答說:「作工的條件就是肯為神不作工。」

 Once someone asked her, "What are the requirements to work for the Lord?" She replied,"The requirement to work for the Lord is not to work."    一九二二年,和教士五十三歲,倪弟兄尚年青,得救才兩年,心中有許多藍圖,美麗的思想,動人的計劃,等著神來批准,以為他有千百件事,若一旦實現,一定好得無比。他興奮地帶著這些到和教士那裏去,想用這些事來說服她,替她作主張,這一件、那一件都是該作的。他後來見證說:「在我還沒有開口說明我的計劃之前,她先說了幾句極重的話,哦,光來了!使我深覺羞愧。我的作為竟是如此的出乎天然,充滿了人的成份。我被光帶到一個地步,只得向主說:『主呀,我的心思只注意肉體的活動,但是這裏有一個人,她完全不想這些,她只有一個動機,一個希望,就是“為著神”。』」

和教士是個講求屬靈原則的人,她寧可像以色列百姓天天在曠野撿嗎哪,像以利亞在乾旱的基立溪旁等著神差遣烏鴉叨餅和肉給她。有一次從外國來了兩位弟兄,到了白牙潭看望和教士和同工們,關心她們的生活和經濟問題,建議同工們為主的緣故做點生意,帶著職業事奉主,可以把中國的絲、茶、刺繡等出產品寄到國外給他們代售,賺些利潤為主工作使用,和教士為著持守所領受的屬靈原則,還是婉謝了他們的建議。  


和受恩姊妹實在知道如何幫助別人。有一次,倪弟兄一個晚上寫了好幾首詩,拿去給和受恩姊妹看,他以為一定會得著稱讚,沒想到被澆了一盆冷水,她說:「詩像奶與蜜一樣,是生命的流露,都是經過學功課、受對付而來,不是一朝一夕成功的。」     


倪弟兄決定出來為主作工之後,見到和教士,她就讀馬太十五章分餅的事給他聽,然後鄭重的說:「所有在主手裏的餅,主都擘開了才分出去的,沒有擘開的餅,是不能變化而養活別人生命的。」她又說:「多少時候,我們好像餅那樣奉獻在主的手中,但是,心中偷偷在對主說:『主啊,奉獻是奉獻了,但千萬不要把我擘開。』弟兄,請你記得:每一塊擺在主手裏的餅,是沒有不被擘開的。」  


另外有一次,倪弟兄問她,在遵行神的旨意上有甚麼經歷。她說:「每一次若神遲延告訴我祂的旨意,我就能斷定在我裏面還有不願遵行祂旨意的心,我裏頭還有不正當的目的,這是從許多經歷中看出來的。」她常問倪弟兄:「你喜愛神的旨意麼?」而不是問他:「你遵行祂的旨意麼?」 

有一次,她在某一件事上和主起了爭執,她知道主要甚麼,在她的心中,她也實在要這一個,但這件事太難了。倪弟兄聽見她禱告說:「主阿!我承認我不肯學這經歷,但是請你不要向我屈服;主阿!請你稍等 我會向你屈服的!」她不願意主向她屈服,而減少祂對她的要求,她甚麼都不要,只要討主喜悅! 

她曾說過:「明白神旨意的秘訣是:百分之九十五是肯順服神的旨意,剩下的百分之五就是『明白』了。」事實證明,她的確是一個明白神心意、認識神的人。


她的墓誌名寫著「她所作的,是盡她所能的」這句把她的一生活生生地描繪出來。

    
在一張她曾用過的活頁紙上,有這麼一句話:「為己我無所求,為主我求一切(I want nothing for myself,I want everything for the Lord)。後來倪弟兄也採用了這句動人的禱告,作為他的座右銘。無疑的,這個發自和教士深處的禱告,恰切的描繪並解釋了她的一生。
她作了很多優美的詩歌(歌詞),其中一首是<我對撒但總說不> (平321,聖徒詩集377,頌主聖歌414) 

有一次,一連四天她病倒在床上,同工都不在,錢也沒有了,廚子也因事回家去了,她就問神:為甚麼她會生病?主清楚給她看見,這不是出於神,而是仇敵的攻擊,她對主說:「如果我錯了,就可以病下去;如果是撒但的攻擊,就病不得!」她已發四天高燒,但是她立刻起來寫了一首詩。這首詩最主要的一句話是:「我對撒但總是說『不』!」寫完之後,就出去做事,病也好了。神不僅藉著疾病讓她學功課,也安排其他的環境試驗她,看她能否對父神總是說「是」。

我對撒但總是說:『不,』
我對父神就說:『是!』
好叫我主所有部署,
全得成功不受阻。 當我這樣聽主號令,
求主賜給我權柄,
使我滿有能力聖靈,
成功主永遠定命。
 
我對撒但總是說:『不,』
我對父神就說:『是!』
這個是我永遠態度,
求神施恩加保護。
不然當我實行順服,
撒但就要攔去路;
當我正在聽你吩咐,
主耶穌,求你看顧!

我對撒但總是說:『不,』
我對父神就說:『是!』
我願完全絕對順服,
不論將受如何苦。
當我與主同前時候,
主若肯拯救保守,
無論甚麼威脅、引誘,
不會使我一回頭。

她有一首非常出名的詩歌<神啊你名何等廣大泱莽>EL SHADDAI ,中文的歌詞已經非常熟悉,原來英文更有另一番味道。

Deep down into the depths of this Thy Name,    神阿,你名何等廣大泱漭!
My God, I sink and dwell in calm delight;     我今投身其中,心頂安然; Thou art enough however long the day,      有你彀了,無論日有多長;
Thou art enough however dark the night
.        有你彀了,無論夜有多暗。
Thou art my God—the All-Sufficient One,     你是我神!全有!全足!全豐!Thou canst create for me whate'er I lack;      你能為我創造我所缺乏;
Thy mighty hand has strewn the lonely track    有你自己,在我回家途中,
With miracles of love and tender care   無論有何需要,都必無差。
For me Thy trusting one. My God I dare    我的神阿,你在已過路上,Once more to fling myself upon Thy breast,   曾用愛的神蹟多方眷顧;And there adore Thy ways in faith's deep rest,   故我敢再投入你的胸膛, And there adore Thy ways in faith's quiet rest.   因信心安,讚美你的道路。



另一首我非常喜歡的詩歌就是<祂不誤事因祂是神>  (平217, 聖徒詩集429,頌主聖歌223)

祂不誤事,因祂是神;祂不誤事,祂樂施恩;
祂不誤事,祂已許過;我們有神,還怕誰何?


如果,想深入了解和教士的見證,可以到這個網頁,有中英文版本。http://www.churchinmarlboro.org/introduction/barber.htm

另外,在youtube竟然有她的見證,有相片,詩歌,真是很寶貴的資料。



1 則留言:

  1. 『作工的條件就是肯為神不作工。」 仍不明白句中含意?請指教。近來身體好嗎?
    [版主回覆09/26/2011 12:19:08]唔好講指教,只不過大家分享而矣! 從和教士的一生中就是見證了這句說話,她不是不為神作工,而是讓神先作工,自己只是等候神,時候一到才作工。她時時刻刻過著信心的生活,若沒有主的吩咐,不會走在主的前面。而且她認定凡事都是神在作工,自己只是神所用的器皿。
    最近,身體都幾好哇! 食得,瞓得,去得! 最鐘意就係行下高檔的超市! 得閒就睇下食什麼東西係有營養,對身體好!

    回覆刪除